我们的历史

敦升创建于1874年11月6日,拥有一个半世纪的丰富多彩的历史。我们的创建人亚历山大·姆尔海德·艾根、 亚历山大·利舍斯·缎劳尔申及约翰·墨敬苏,都为早期新加坡的法律专业、法理学和公共生活等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艾根还曾任职于多个司法机构,而缎劳尔申和墨敬苏则都曾主导过当时的原英国殖民地的立法机构。

敦升的历史已经记载在罗兰德·白德尔爵士等人的著作《百年新加坡》中,其中摘录如下:



 “亚历山大·姆尔海德·艾根先生于1852年获准成为新加坡的一名特别诉讼代理人,并于1864年在中殿律师学院获得英国律师资格。他曾主导公共事务多年,并曾任职于多个委员会,这些委员会是在就本地问题进行激烈辩论的公开会议上设立的。如上所述,他曾在1856年担任一段时间的法庭主簿官;后在1870年担任过一、两个月的总检察长。另外,他还从事私人律师业务;1861年他与亚伯拉罕·洛根先生合作,并在一年后离开洛根先生;后又在1871年到1873年间与伯纳德·罗迪克先生合作。1873年,亚历山大·利舍斯·缎劳尔申先生和艾根先生一起工作,一年后,约翰·墨敬苏先生也加入进来。在律师名录中,该事务所被称为艾根、缎劳尔申与墨敬苏律师事务所,虽然律师界称之为艾根公司。艾根先生于1879年退休,该事务所的名称于是改为敦升(或缎劳尔申与缎劳尔申)律师事务所,并一直延用至今。

 “如上所述,亚历山大·姆尔海德·艾根先生是敦升律师事务所的创建者,而缎劳尔申和墨敬苏这两位先生则是从十九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期间掌管事务所的各项业务,他们俩都受到广泛的尊重与好评,并在其职位上作出许多有益的事情。

“亚历山大·利舍斯·缎劳尔申于1865年在威斯敏斯特成为一名律师,并于1873年获得当地律师资格;约翰·墨敬苏于1863年在威斯敏斯特成为一名律师,并于1874年获得当地律师资格。在邦德先生从立法会卸任后,其职位由墨敬苏先生接任;后于1893年又由缎劳尔申先生接任,并于1896再由墨敬苏先生接任1895年退休的缎劳尔申先生。墨敬苏先生在立法会一直工作到1902年退休为止……这两位先生在他们的时代建立起领先的欧洲式业务,而他们交替做庄的立法会席位无疑也增加了事务所的影响力。他们俩人都是优秀的立法委员,在他们的演讲中显示出他们的实力和智慧,对立法会的审议活动起到了不容置疑的辅助作用。”


亚历山大·缎劳尔申先生(Alexander Donaldson)是本地第一家律师委员会的三名成员之一。该律师委员会成立于1875年,协助总检察长处理影响本地专业与执业规范事务。1907年,《新加坡法院条例》确立了该委员会的合法地位,实际上,该委员会也是当今新加坡律师公会的前身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亚历山大·缎劳尔申先生(Alexander Donaldson)和约翰·墨敬苏先生(John Burkinshaw)都曾被委任为原告的代表律师参与1881年备受注目的“Jeddah KY 24”案件 (Kyshe法律报告里有记载)。该案件是关于一艘废弃轮船。根据这个案件,约瑟夫 ·康拉德(Joseph Conrad)写出了长篇小说《吉姆爷》。1965年,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将该小说拍成电影。

19世纪末,作为事务所合伙人之一的Hugh Fort爵士成为顶尖的诉讼律师,名声远扬。后来他又被任命为王室律师,并参与出版《1865-1890年司法案件索引》。《百年新加坡》这样评价他:

"据说在所有来南洋的人当中,Hugh爵士是最聪明的, 不单单是在法律事务方面,也在公众事务方面。1905年到1908年,他是立法委员会的成员之一;1909年到1910年他继任这个职位。在1911年退休后他被封为爵士。他曾多年在新加坡律政界处领导地位,带领着新加坡律师协会以及立法委员会非正式官员。与此同时,在体育和俱乐部事务中他的话极具威信。作为一名诉讼律师,Hugh爵士矢志不渝。他紧抓对方的缺点,同时发扬其自身在案件中所享有的优点,使其立场无懈可击。他总是保持沉着、冷静。对对手而言,他就是公正的化身。"

本律师事务所另一位杰出人才是Chan Kim Boon。Chan Kim Boon是事务所的一名行政员。他是一位杰出的土生华人语言学家,擅长将中国古典名著翻译为峇峇马来语,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等。在加入事务所之前,他曾是一名数学老师,在中国福州海军学校教军人数学。他的很多军人学生在1894到1895年爆发的甲午战争中英勇善战,最后光荣殉国 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前,敦升曾是新加坡顶尖的律师事务所之一,拥有广泛的委托人基础。它曾担任许多银行、公司和商人的法律代表。二次大战爆发后,本律师事务所的业务被迫中断,但在战争期间,一些高级职员不畏艰险,将事务所的文件和契据都藏匿在新加坡最高法院。

商业银行大厦。从1937年到1978年,缎劳尔申和墨敬苏将他们的律师事务所设在这里

战争结束后,事务所继续主导新加坡的法律事务。事务所的成员对新加坡当代早期政治和法律的发展发挥了深远影响。C F Smith先生是事务所的资深合伙人,曾参与1954年林德委员会(Rendel Commission)的相关工作。林德委员会(Rendel Commission)于1953年7月由新加坡总督John Nicoll爵士任命成立,全面审查新加坡殖民地宪法。

直到1970年,事务所在马来西亚的柔佛、吉隆坡、沙巴州的亚庇(现称哥打基纳巴卢)和山打根市都设有办事处。当1970年颁布的第30号紧急法令(《必需权力法》) 正式生效时,这些办事处都被关停,主要是因为在西马来西亚地区,禁止非马来西亚籍律师以及不是在马来永久居住的律师执业。

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,事务所的资深合伙人Antony Purdon Godwin和Wu Chang-Sheng(常用名“C S Wu”或“Fred Wu”)成为了著名的诉讼律师,口碑极好。已故的C S Wu先生成为了一名受人敬仰的建筑领域仲裁专家。他的父亲是著名的伍连德博士,专门研究霍乱,同时他也对中国的医疗服务和医学教育现代化建设做出了杰出贡献。Godwin和C S Wu是1967年成立的新加坡律师讼务兼事务律师协会的两名创始会员,该协会是新加坡律师公会的先驱。已故的Henry Mosley Dyne曾是事务所资深合伙人,于2000年退休。他是受人敬仰的律师,擅长信托基金和股票法律事务。已故的约舒亚·本杰明·惹耶勒南(Joshua Benjamin Jeyaretnam)是本地著名的政治家,也是二十世纪70年代初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。

如今,事务所持续提供全面的法律服务,在国际上获得了良好口碑。

Henry Richard
Lubbock Dyne
1911 - 1948

Henry Richard
Lubbock Dyne
(1947 画像)

Henry Mosley Dyne
1932 - 2003

C. S. Wu
1932 - 2002
(1988 画像)